天津健身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488|回复: 0

我要闹绯闻(郭德纲 / 于谦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21 14:4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(鼓掌)谢谢 大伙一鼓掌呀 嗯 我重申一下 啊 主要是给于谦老师拍的 不是我捧您 啊
是真好 我想了又想 啊 中国说相声里边还有没有能跟于谦老师相提并论的 有吗 挑不出来了
相声界就没我这么一位了 说相声的没毛病的少 哦 都有点毛病 嗯 所以说能跟您相提并论的
没有 这太难得了 我想了又想 只有在古代的贤人里边 才能挑出来跟您一样的 哦 拿我辟谷
比如说当年东汉有一位蔡伦 就是发明造纸术的那个 那是高人呐 那是
这位跟于老师 一样 还有呢 司马迁 写史记的 嗯 啊 这跟于谦 一样
什么声段啊这是 表示肯定 嗯 啊 还肯定 大明朝有一位郑和
下西洋的那个 跟于老师一样 啊 嗯嗯 还有吗 东方不败 啊 这 一样
别别别 别一样了 怎么了 还东方不败呢 哎呀 这几位高人跟您差不多
啊不不 差远了 一点都不一样 是说您好 是吗 您的成绩与日月同辉
您说哪去了 与宇宙同魂 没有 金碑银碑不如于老师驮的石碑
欸 没听说过 我给碑驮着呀 不如大伙口碑 您了不起呀 您真捧我
没有 实话实说 台下的人意兴 台上的艺术说学逗唱样样精通 咳 你们信吗
哈哈哈哈 啊 不是这么回事啊 我信 或者大喘气似的 真好 啊
人分三六九等 肉分五花三层 咳 没有这么说话的
说相声的有名字的大红大紫的由南到北无论到哪儿都能挣钱
别提钱 全国都请 啊 无论到哪儿 一进门咣唧躺那儿 啪啪数钱
我干什么工作的这是 啊哈哈哈哈哈哈 怎么了我就躺那数钱
到人那演出演完出上酒店躺在床上歇着就可以数演出费了
坐下来数好不好 累 演出累 是吗 别跟着 不 不躺着
你有演员不挣钱说相声的 是吗 你算吗 就演庙会
年三十之前这人没用 不干事 就初一到初六干六天 容易吗
都是作艺的 为什么有高有低呢 那得有区分 对不对 是
艺人里边有了不起的 是吗 你看看那个国际巨星啊 国际上的
那你瞧着就金碧辉煌啊 那是有钱国际的那些个大影星你看人穿的衣裳 不一样吗
人家提着卡丹的西装 金利来的领带 酷奇的裤子 李明的裙子 内联升的布鞋 盛锡福的帽子
您说的这男影星女影星呐 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连男带女都有 咳
两口子一块出来的 人家拿着那小包 这么大一小包 一万多 那是 LV的 对
咳 知道吗 崴脚了这是怎么滴 哎哟 哎哟 不是就 LV的呀 是吗 啊
我老以为他们嫌贵谁看到 哎哟喂 这咳 什么也没见过您这是
不是哈 不是 哪有LV啊 咱们小演员穿的起吗 那是买不起
我们穿能穿的了那个好衣裳吗 不行 我们撑死了穿一褂子
啊 鳄鱼的 那也是名牌呀 还分那 啊 鳄鱼的嘴冲哪边 冲左冲右 啊
胡说八道那都骗人没有 没有呐 都是盗版 我们穿的都还大 那么大个
大鳄鱼搁那绷着 啊 前两天还上街呢 出去 谁看都问 啊 壁虎在哪买的
咳 哪有这牌子呀 说这个意思 啊 人家多有钱呐 啊 是是 人家国际的一线的影星
人家早上起来人早点人家是大福来的拉伯泰 中午是洋村的包子 晚上西部点的洋杂碎
这影星一天没吃正经东西 我告诉你 啊 垫垫这就是垫垫 还垫呐 还正嚼呢 好吗 正嚼呢
人家出去 人家不是名牌都不花钱 哦 全买名牌 那开车 奔驰的 那是牌子 宝马的 对
小演员行吗 买不起 弄个一箱的夏利 啊 一箱的夏利 哪装机器哪装人呐这个 有个英文名字吗
啊 (不知道他说什么哈哈哈哈) 啊也没有 打嘟噜就行 跟人鼻聊吗 啊人家大明星
人家坐船都买那名牌的船 什么名牌 有泰坦尼克号的嘛 好吗 这得作死去的
不是 不是作死 说这个意思 是 有钱 都是干一行的 为什有人挣钱有人不挣钱
那有高有低呀 我可不可以要求挣钱 您太可以啦 我可不可以出名 有这愿望好
我走在街上我这心里老翻腾 是吗 一想着我就难受 啊
三尺龙泉万卷书 上天生我意何如 不能报国平天下 我是谁的丈夫 咳141
什么呀这是 您这找媳妇儿来了是怎么着 你 唐诗吗 唐诗哪有最后一句呀这个
就有什么夫吗 反正是什么 没有 别说这个 什么玩意儿的是吧
我怎么就不行呢 您可以当然 我有这个雄心壮志呢 啊 我这难受呢
打对过儿 你爸爸们出来了 哎呀 别加们 我爸爸们一片了知道吗
知道 文化水平不行吗 啊 看见你父亲了 (说我爸爸)老爷子 对
打对过儿那洗头发出来了 咳 老头子倍儿精神啊 打那儿出来还能精神的了吗这个
啊哈哈哈哈(唏嘘声)打那儿出来干嘛 你这话说的不合适真的 怎么不合适啊
根本就没 不上那儿去 只是老爷子吧 打那屋出来 他瞧见我了
我说 你好老爷子 您没出去遛个弯去 啊 我没遛 我没遛 我没
你爸才没遛呢 啊 转弯骂人呢你这叫 他没遛弯去吗 他说出来了
他就没说出这个弯来吗 对 您说出来了 就是 他没去遛弯去
怎么了 小子愁眉苦脸的 我说我这想出名都要疯了 有办法吗
好孩子 遇见我算对了 怎么了 跟我走 他行 我给你开开道 嚯 给你出出主意 哦
你问别人谁也教不了你 不会 我于小谦 啊 我今天非让你 什么 你先等会
我叫于谦 我爸爸叫于小谦 大户人家排字吗 排字也没有倒着排的呀这个
那我 啊 我于老谦 欸 我带着你 这也不像话呀 于二谦 别谦了
再谦 不谦了不谦了 毛都没了你自个跑自个跑 什么自个跑啊您这
倒霉名字叫的这个啊 别说名字了 我给你开开道吧宝贝 您就说说吧
有我您就算人上人了 嚯 我现在上年纪了 啊 我痛恨我年轻时候啊太淘气
怎么后悔啊 我当年差400分就考上北大了 欸 嚯 当初就不应该考去知道吗
走 咱爷俩找个地儿 咱喝两杯 嚯 我给你出出主意 来 开个道
一拐弯 有一酒吧 哦 爷俩进来了 服务生赶紧迎出来 坐 喝吗点呀
天津酒吧 我说给我来一瓶85年的UFO 欸 没有 人在壮州
壮州干嘛呀 XO 啊 XO 来一瓶那个啊 嗯 来瓶毛豆 烤俩大腰子 嘿呀
这都跟那XO搭得上边吗这个 爷俩坐在这 等宾主落座 还客气 倒上酒
老头端起来 别难过喝一杯 来 咱爷俩同归于尽 这句话就显出那400分的功效来了
我不太不太明白 别别别弄这词了 我说大爷我这难受 我很想出名
我怎么能摇不起呢 您教教我 宝贝 要出名得先出书 要出书 要出书得先出事
出事 我刚才差点出事 咳 刚才外面一部警车我以为逮我的呢
哎哟 行了 我坐在那 别说了 丢人不丢人呐这事 我把这意思一说
老头乐了 你是不是就想在你们那圈子混 对 啊对 就我一圈
别的行业干不了 这行能够出道不 想想吧 我是唱歌去 演戏去
画画去 写书法去 怎么弄 还是干嘛 是 老头说这个不好说 怎么了
一个人一碗饭 谁知道你哪门擅长啊 是 我说这样吧 您这些日子不没事吗
没事 我带着您在我们这行业里边转一圈 您看一看 您瞧我适合干什么
对对对 正好 我这有两张音乐会的票 晚上您跟我先看看这个 天津音乐会
呼 去音乐厅往那一坐 这台上的演奏家 小提琴 哦 演奏 啊
正在拉小提琴呢 好啊 坐着吧 人家去查 连咳嗽都没有 安静 高雅音乐 是
你爸爸看着 不时的还点下头 他是看进去了 嗯 可是没想到啊 他听懂了
好多分种类啊 是是是 一个多小时 老头站起来了 说什么 你怎么还没锯开 啊
我当木匠这么看着合着 咳 赶紧走吧走吧 不然他该骂街了 哪儿的这是 我说
您是哪儿的呀 不对呀 这是看什么呢 看来我削这个不太现实 对了 别学了
我说我在意这是慢性的活 我说我唱歌去比学这个来的快 你爸爸乐了 好 我行
唱歌去 唱歌比这有发展 对 知道吗 你呀 喊嗓子 哦天天练声 早晨起来四点来钟
河边哪儿开挖野地喊嗓子 哦 坚持 练 起不来 啊 我带着你 我们爷俩一块
老头没有叫啊 没叫啊 叫少 早晨我带你去 啊 早晨四点 啊 我们爷俩打洗头房出来之后
嘿呀 一宿没干别的您合着 探讨艺术嘛 艺术人生嘛 什么呀您这 找一 开挖野地赶紧去
老头说你喊 我我先来啊 喊吧 啊啊啊啊啊啊 这喊得 喊两嗓子一回头 啊 打那边来一狼
把狼招来了 就这么看着我 是 我都不敢动了 吓得呀 你爸爸没看见 哦 听我这个
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回头 啊 狼跑了 咳 对 有道理 有什么道理 狼都怕狗 对 没听说过
喊出狗式来了都 看来这个也不行 别练了 什么时候练出来呀 不是干这个的
我说我很喜欢影视剧 哦 搞电影 我拍戏行不行 电视剧 老头乐了 好 不好
可是有一样啊 啊 听我的话啊 啊 你演那个演这艺术片 哦 别拍那个商业片 哦
演艺术片 那个很低俗 艺术片 演艺术片 比如说 啊 色戒那样的 色戒是艺术片呐
人体艺术片嘛 咳 您尽看人体了那个 我说这个不是这么简单啊 是啊 这挺复杂的
啊 别说我这男演员了是吧 啊 北京好多演员都没事干 是 北京有个说相声的老艺术家
哦 他那个闺女就是拍影视片的 谁啊 你是没让人告过呀 啊对呀这 长记性了您这
不是这个 啊老艺术家 他他那闺女在那拍戏吗 哦 对 拍戏找导演那睡觉去 真的
你看一直没戏卯嘞 来导演那睡觉去了诶哟 早晨一睁眼聊两句 啪给导演一大嘴巴
干嘛呀 你怎么不早说你是动画片导演呢 咳 瞧清楚再睡好不好这个 瘌活了 这咳
粗心大意没好活 干这行不容易 是 啊 老头劝我 好好干 你有出息 以后你就著了名了
是啊 我一琢磨这可是好事 著名好 这以后我就著了名了 啊 走在街上大伙都得说
说什么 著了名了像郭德纲似的 注了水了像于谦似的 啊 把我当猪肉了是怎么着
著了名吗著了名吗 注水 我说太好了您给我介绍介绍一个导演有没有 哦他认识
老头乐了 有 他有 当初于谦拍三级片都是我给介绍的 啊 我没拍过这个
你怎么没拍过 哪有三级片啊 就一个小电视剧 上中下就三集 那叫三级片啊那个
就三集嘛 三集就叫电视剧 你以为那个戏呢 你也配 我那都不配
你撑死是男九号的裸替 嘿呀 我都男九号了我还得裸替 你来你来表这个 我别来那个了
老头给介绍一大导演 是呀 我说好呀 哦 我咱们问问导演打算吃点什么 咱们请人吃饭吧
欸 这对 导演来电话了 要吃兰州料理 嗯 兰州料理 最好是宽条的啊 加肉 知道
兰州拉面不就完了吗 还料理 这什么呀 平易近人吗 什么平易近人 一见面我一看导演
太有气质了 是吗 长了一脸的胡子 一脸 这些发都撩起来 啊 你好 哎呀哈哈
改西施了这导演 古木爷那样的 别学狗你才那样 我太崇拜你了 是呀 我说
您是怎么这么有气质的 是呀 您有什么秘诀吗 有什么吗 行了别遛了您这
说啊 他得看着我啊我能有什么秘诀呀 无非是勤奋 客气
我就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声音用在喝啤酒上面了 咳 还不如喝咖啡呢您这个
说着吧一人一板 剔俚秃噜剔秃噜 全吃完了 是 导演咱们这戏叫什么呀
哦 咱们这戏呀 咱们这戏叫 别遛了您就说话这个 咱们这是一战争片
嚯还打仗 你演一个英雄 嚯 男一号 好呀 一出场一露面一枪就打死了
对 男一号就打死了 这么大戏我就露一面 啊 两面 怎么的 后边上坟呢
还有您的相片 嘿 好 你还不如那裸替呢这个 咦 就两面还相片
很讨厌这人知道吗 他就是羡慕知道吗 哇 他羡慕我们 我说问问吧
我说这戏很好哈 咱们这摄像师是哪位啊 是啊 今儿没来 怎么的
有一婚庆嘛欸 给人帮忙去了 跑不到哪儿去这个 我说那咱这 这戏这费用啊
啊 什么费用啊 乐呵乐呵得了啊 一人扛两袋面来 咱们凑和着几天馒头钱咱就拍了
没听说过 我一听这是骗子 就是 当时我就急了我拿手一指他我给你滚出去
说反了这 谁给谁滚出去呀你们俩 人一着急嘴不利索嘛 这别说好不好
说错了 回家以后坐到屋里边我这着急呀 啊 我什么时候能熬出来呀
还得想别的辙 我怎么着才能有名呀 是 我想了几个办法你猜行吗
您说一说 第一比如说 我要是骂名人行不行 哦 骂那些有名气的人
我一看报纸尽骂有名的 谁有名骂谁 噢噢噢噢 他当年跟我如何如何
我一转他我有分分 哦 试试 好不好 啊啊啊 啊 这是好主意吧 行啊
有大爷咱俩一块骂啊 别拉着人家 我一想啊 我有一个同学 噢 杀人犯 哟
快枪毙了呀 是呀 我啊 就说他随地吐痰 咳 这都快毙了您说这有什么用啊
晚点了啊 不行怎么的 那我就我就我就告状去 噢打官司 我告那些大作家大编剧
噢 我说他们抄袭 这行 可以 抄我的东西 噢 您的作品 呼 他们抄袭抄的太快了
怎么的 我还没想出来他们就抄走了 啊 那就是人写的知道吧 您想晚了那是
我要不然我就骂古人 骂古人 骂古代的人 谁啊 我我逮谁骂谁 我就说孔圣人是个文盲
啊 诸葛亮是个神经病 嚯 李白跟李清照俩人同性恋 嘿 你先等会 怎么了
李白跟李清照本身一男的一女的怎么同性恋呐这个 俩都姓李 那叫同性恋呐
什么文化水平啊这都 我上哪儿骂去呢 上哪儿骂 哪儿热闹我上哪儿骂
我上券业场骂他去 后街上 嘿 我说一骂大伙都看见我了 是呀 我就出名了
就有腕了 到券上一瞧 啊 有一人随地吐痰罚了50 哟 随地吐痰都罚50 啊
随地骂街得罚多少钱呢 是 罚死啊这得 那我先回家吧 诶对 胆儿还小这个
我没带这么些钱出来啊 是呀 回家想想这些法儿都不灵 还行 要不然我 自曝隐私
自个说自个儿 我豁出去了 这行 我把自个儿的事我都说出来 对对 好了我的胡子
好极了 我就说于谦是我私生女 对 咳 行了 那年我吃素 啊 你先等会吧 我们 你先 别说了
您说您自个儿带我干嘛还私生女 名 名人呐 名人就说这个呀 那我怎么办呀
要不我就说我整过容 嘿嘿 说整容这没关系 大明星一整容这记者都跟着啊 都追呀
大伙都说他怎么整容 欸都报道 我就红了 整什么容 我整容 怎么整的
我那年我脚上有一鸡眼我就挖了 哎呀咳 脚上有一鸡眼算整容 这算一爆炸性新闻新闻
谁爆炸 这这 画面一脚丫子好看吗这个 那就说你整容之后的脸 对 人家 别说我 就说你
要不然我就剩一条道了 什么呀 拍裸体写真 您拍裸体写真 要想富先脱裤 咳 谁说的话这是
我们党政致富 我说来吧 来呀 我等那个去了 这么些人拍我也来吧 裸体写真 我便一身都脱了
我先呀 我先脱光膀子 噢上半身 尝的好的人再说 谁尝啊您这 脱一光膀子 草地上一趴 嚯
来毛巾被一盖 拍完了 倒下 洗得了 大伙看看 看看怎么样 怎么样 大伙一瞧 啊
这是陕西的华南虎啊 诶 咳呀 这 这位眼神也不怎么样 哎呀 恨疯了我了 啊
我怎么就出不了名了呢我 您想的主意这都不对 急死我了 啊 我三天没杀人了我
就你丫 我还三天没吃人肉了呢 废话 我没杀你吃什么呀 诶呀 您打算开肉联厂是怎么着的呀
唉 哥 天呐 我这着着急呢我这 想主意啊 我得出名那关键是 出吧 我都要疯了我等不了了
来呀 我想来想去就一个法了 什么 就得闹绯闻了 噢 花边新闻 这行吗 闹绯闻 嘿 这是办法
可以试试 闹绯闻 我呀 我怎么办呢我我 我包养女明星 你包养女明星 你来不来 我不来 啊
咱俩就别客气了行吗 咱们活着嘞 你来吧 你来吧 你说我包国内我包国外的 国外的有档次
国外反正贵 实话实说 给钱呗 嗯 你要一月不够三千块钱工资你包不了人家 啊 你得管人饭吧
对吧 诶呀呵 对不对 包吧 我包我包谁呢 想想 我得包一位有身份的 有名的 武藤兰 这行吗
啊 呵 我替你们出气 您包武藤兰 我包武藤兰不会影响大伙对我人品的怀疑吧 不会
武藤兰跟您一样都敬业 是吧 啊 谢谢大家的鼓励 谢谢 死了知道吗 我我我这活了死了
我消费高点这个 是得给钱呐 一个月给家里打长途电话得多少钱 你就别想这个了
我还是包国内的吧 诶这离的近点 梅艳芳 死了 梅艳芳死了 啊 邓丽君 早死了 阮玲玉
死更早了吗这不是 你 穿到方格 您越煲越远了知道吗 你怎么都给弄死了没给我留一个
这 不是我弄死的 谁弄死的 早就死了 这这事闹得 哎呀 想想别的吧 急的我跟什么似的
一个都没给我留 给你留什么呀 实在没辙了 找于谦的爸爸去 又找他去了 老头这方面有天赋
是呀 还能给我出主意 又出什么主意 我这是如何如何一说 老头乐了 啊 那贵 噢 那贵
有钱花那儿疯了 哪儿便宜呢 包影视学校的女学生 你瞧真有主意啊 我给你介绍一个吧
他认识 呵 翻电话本 看见了吧 这影视学校高才生 哦 这姑娘叫诸葛山珍 你老道啊是怎么的
艺名 人给算的人家给算的 噢 叫这名大红大紫 是啊 把电话给我了喔 打个电话 你好 啊
你是山珍啊 啊 我叫海味 海味 我非常想跟您交朋友呵 那个 呃 于于老谦先生叫我找您
还是这名字 啊好 好事好事 好啊 见个面吧 见面了 你来学校找我来 带点小礼物 小礼物
要什么呢 啊 要 咳 简简单单的吧 要个恒久远永流传的东西 嚯 永不变质的 啊 那个
真敢开牙 我一琢磨这 这就成了 那给人买去吧 啊 这 买去吧 对呀 上学校等着她 呵
门口都是车啊 干嘛 哦 都是好车 哦 等着接学生的 啊 接人的 一会听里边啊钟响
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下学都敲钟这什么学校啊这是 啊嘟嘟 钟声响铃在响
门一开这女学生都出来了 是啊 一个个穿的肉隐肉现 啊 净剩肉了吗这个 我这名词吗
肉隐肉现吗 就没穿衣服呢就叫 过来了哈 你好 你好 嗯哼嗯哼 有点紧张 嗯哼
说吧说吧不要紧张 我叫郭德纲 你猜我是谁 就您这智力还包女学生呢 有点紧张我是
什么呀您这是 您好 我我想想问一下 你愿意成为我下一个前女友吗 这都什么称呼呀您这是
就说这意思吗 什么您打这幅也打太大了知道吗 说同里边说同里边 啊 说您等会
带那礼物了吗 恒久远永流传永不变质 带了吗 早给你准备了 早买了 防腐剂 诶 嘿
咳 以后你跟了我咱就了不起了 啊啊啊 我捧你你准大红大紫 你在艺术上有一个提高
别说这个了 请自重 啊 我们只卖身不卖艺 欸 啊 那 光卖身呐 正说着呢 好
打这边来一辆宝马汽车 嚯 门一开下来一小子 穿的挺精神 谁啊 直接的过来干嘛呀你
你干嘛呢 问你 我能怕他吗 是呀 我干嘛呀 我打算包女学生对 你要疯啊你在我跟前说这话
我说这 这谁这是 诸葛乐了 这我男朋友 嘿 呃 有朋自远方来还不够你得瑟的
什么乱七八糟的 您就编这编的挺快我看 我今儿跟你拼了知道吗 这打架呀 跟我抢
啊 我拿夏侯商元跟你换行不行 这 咳 您做好人没有 没理我 一拉门带女的上车开门走了
怕你个 我今儿非得跟你飙车不可 追它 我赶紧发动我的车追它 啊 它往前面跑我往后面追
飙车喽 仗着我的车有这个GPS啊 卫星定位 有这个 要不然非迷路了不可 那就好多了
前方100米左拐 前方60米右拐 提醒 前方前速 孙子快点蹬 自行车啊
自行车您安这么一玩意儿干嘛呀 他能提醒我快点蹬吗 对不对 啊 对了 不提醒你也得快点蹬吗
骑着自行车追宝马您还不快点蹬 它终于在夕阳中绝尘而去 对 追不上了 不是我的引擎不好
啊 脚蹬子掉了 哎呀咳 还是一破自行车 我就不信这个的 啊 怎么了 我怎么就不能闹绯闻呢
一次不行换要二次 还来呀 我找我的军师去 谁呀 于谦的爸爸 还找他去 老头给我出主意吧
出什么主意呀 到家门口一看没人贴条 有找我的15天之后再来 干嘛15天呢
洗头房让警察逮着了 好 (鼓掌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天津健身网 ( 津ICP备05010146号 )

GMT+8, 2017-8-21 09:0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